周国云保险网

中国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杨帆:相互制要想有好发展 监管制度的出台非常关键

杨帆:相互制要想有好发展 监管制度的出台非常关键

2019-09-22 14:20:09 分类:保险知识    

  2019年1月4日,“2019慧保天下保险大会—通往理性繁荣之路”在京召开。信美人寿董事长杨帆在会上表示,未来相互制要想有好的发展,相关监管制度出台对相互制未来发展非常关键。 图为信美人寿董事长杨帆图为信美人寿董事长杨帆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杨帆:我来自信美,讲讲我的观点,因为“相互保”,大家对我们有了更多的了解。关于相互制,老保险人都很清楚,学保险的人都知道保险的起源在哪里。过去二百年当中,相互保险制在中国是个新的事物,但在国外不是,尤其在邻国日本。曾经在2000年,十大保险公司当中有九家都是相互制,例如明治生命和安田生命,其实西北互助人寿、纽约人寿和万通互惠也都是巨型的相互制公司,以及一些产险公司都是大的相互制公司。我们今天理解“相互保”有点难度,因为它代表崭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股东和用户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合二为一了。过去一年中,我们的“相互制”推广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大家的思维、过去的机制、制度都不一样。

  我想讲的是:站在明天看今天,“相互制+互联网”最大的难点是我们如何理解两代人,80后和90后,互联网最大的精髓就是去理解它,难点也是如何理解它,尤其站在老保险人角度理解几亿、崭新的互联网用户,对保险行业都是很大的挑战。

  “相互保”我们用了一年时间准备,准备非常充分,背后做了大量的模拟、测试、精算、信用评估等,上线那天很巧,与金庸去世同一天,朋友圈转发了那句话 “大闹一场,悄然离去”,这句话在1月份应验了。所以,创新真的非常难,尤其是中小公司,大家坐着理论,思想都很清晰,但经营当中面临的挑战压力是非常大的。我们看到未来,但还要活在现实,这就是个矛盾。因为信美作为非常扁平化的公司,没有设分支机构,没有设传统渠道,IT团队占全员40%,加上互联网团队占了60%。团队有很多创新点,因为监管的原因,很多点子可能就胎死腹中,不能让它真正走向市场,因为很多规则可能会打破。

  我想讲的是,他们的思考角度,80后、90后,特别是00后思考角度和老保险人的思考角度完全不一样,他们完全融入到我是一个90后怎么理解保险?保险什么是最重要的?站在用户角度理解,很多角度是不太一样的。寿险条款那么复杂,谁能用30秒钟把它读完呢?但在互联网端30秒就是极限,看懂就选它,看不懂就略过。寿险产品,动辄5000元、1万元,互联网端200元就是极限,超过200就略过。如何让大家在30秒钟之内理解200元的东西就是巨大的挑战。

  别人说自由,你好不好我不在乎,你好不好都是正常的一家新公司,但要让我讲话,我要吐槽,要给我空间留言,不能删留言,删了我就不喜欢你,还要有渠道投保。这和以前不一样,很怕把不好的东西亮出来。表达观点自由之外,另外一个自由是我想退可以马上退,我可以退了之后再进来,但你今天要给我退的权利。

  所谓的便捷,如果你不能让我特别方便我就较投诉你, 24小时打开手机端就能把问题解决掉。这些都是创新的难点,监管今天定的规则不是为互联网定的,是为线下团队、银保渠道、中介渠道来定的,所以,在这个市场创新非常非常难。

  我想表达的观点是,我们坚定相信,互联网科技时代就在眼前,正在走来,因为经济的下行,普惠时代就在我们身边,谁也无法回避,贵的东西别人不会再买,要买便宜的、好的东西,像拼多多一样,今天我们看到未来就在身边,就要想办法坚持往前走,用各种各样的创新手段去理解我们90后甚至00后的用户,信美就接着这么往下走,能走多远就争取走多远。谢谢大家!

  杨帆:因为相互制本身,蚂蚁金服投了,但不是股东,他是长期债权人,按监管的规定,所有的出资人不在公司获取所谓盈余,只是拿利息,真正的公司所有者是按监管规定是长期保单持有者,就是一年以上叫会员,会员有投票权、选举权和相关类似股东权利。信美有点另类,我们从第一天卖第一张保单开始,会员对我们的关注度就特别高,你到底能不能盈利,服务好不好,系统好不好?甚至出现错别字,会员都会给你提意见,我们会员参与度非常高,因为第一天就告诉你,你才是owner,蚂蚁金服其实不是。这确实是个很大的挑战,出资人和会员之间,我们和二者之间如何建立良好的生态非常关键。当我们把道理在筹建期间和很多出资人讲清楚的时候有人就自动退出了,说以前理解不了相互制,认为参与一家保险公司的筹建也蛮好的,既然条件这么苛刻,就退出了。刚才兰总讲到,我们和出资人之间,因为前期相互制筹建时间比较长,沟通比较充分,他能知道能得到什么,这一点我们是比较幸运的。

  为什么往前走呢?至少是个尝试吧,因为大部分公司都是股份制,摊个好股东是个挺幸福的事,也可能股东给你迫力、压力,也有挑战。作为创始团队来讲,很多来自传统保险公司,大家不想承担这个压力,我们真真正正做保险,帮助人的初心才凑到一起。所以,团队上这点理念是高度共识的,如果退回传统公司,我们原来干的也都不错,其实没有必要出来搞这么一家这么有挑战性的公司。坚持相互制,让更多人理解它,包括立法监管、监管部门以及更多的用户来理解相互制,你是个owner,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我需要和李总学习,他的沟通能力比较强,也要向监管学习,希望能出台一些和相互制相关的法律法规,过去两年没有新的具体规则出来,我们只能借鉴股份制公司的办法向前走,未来相互制要想有好的发展,相关监管制度出台对相互制未来发展非常关键。   讲点题外话,也算共鸣,刚才看到徐总和万总两位泰斗级的人物,老前辈了,我们年龄也不小,他们是我们的前辈,我感觉压力太大。原来他们做理财的时候我们挺高兴,今天他们不做理财了,要做“健康险+”“ 养老+”“ 服务+”了,对小公司、创新公司的压力更大了,因为他们走在这条道上来了,我们怎么走,怎么在夹缝中寻找到路。

  我谈谈个人观点,对保险产品的定义要发生改变,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一个互联网端的产品,保险产品仅仅是当中的一部分,服务、体验、交互,甚至图片都是产品的一部分,这站在互联网端要充分理解。第二,我没办法开那么大的车,想在堵车当中跑得快,只能骑摩托车或者电瓶车,就是要小、要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互联网产品做充分了才能得到理解。更好的路我现在没想出来,一回散会的时候我们可以交流,做深度切磋。

相关资讯